织梦CMS -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!

罗索实验室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啰嗦IT > IT过来人 >

也談工作

落鹤生 发布于 2012-09-11 00:10 点击:次 
一直听同事说起台湾的一个高手,起初没有怎么留意。最近上网晃悠,看到其博客,觉得确是一位高手。其对技术的观点和态度,对问题的分析,技术的实践,细致而慎密,着实值得我辈学习。下面转的这篇blog是Jserv对一个招聘广告所发的感慨,很欣赏这句话:我不是艺术家
TAG:

转自Jserv's blog
似乎每過一段時間,都會有 [擇你所愛又怨芭蕉] 的感嘆,中午瞥見 absurd 張貼的廣告 [誠邀應屆畢業生朋友加入我們團隊] (聲明:個人與該團隊無商業往來),首段就提及:

    你想進入嵌入式行業嗎?你想從事linux手機開發嗎?你想暢遊開源世界嗎?你想開發一流的產品嗎?來吧,加入我們的團隊,讓我們一起來實現我們的夢想! 什麼?你不懂ARM,不懂ASM,不懂RTOS,不懂MMI,不會做工具鏈(toolchain),不會交叉編譯,不會linux,甚至連C/C++都不 會?沒關係,只要你熱愛學習,只要你有編程的天賦,只要你有對技術的狂熱,那就足夠了。Come on!

基於對 Embedded System design 的投入,看到以上文字時,有一種莫名的感動,彷彿血液中都充斥著熱情。記得小時候接觸一點 Linux Kernel 的皮毛後,曾找某 SoC 設計中心的主管,要求無薪的工讀見習機會,沒想到被一口回絕,是的,當時我不懂 ARM、也不熟悉 Assembly、不會 cross-compilation、不知道如何寫圖形介面、已開始撰寫 BASIC/C compiler 但不懂 C++、...,總之,對方見我當時經歷不夠,以「年紀太小」的理由回絕。這種刺激是很可觀的,往後的幾年,我常常徹夜未眠地 coding & hacking,同時廣泛涉獵,逐漸將前述的項目探索過,不過我一直只當作基本技能,正如那位主管說的話:「這些都是基本技能,等你懂了再說吧」。然,有 天,我收到某 SoC 設計單位的邀請,信中寫了一些恭維的話語,重點就是要我考慮那邊的職缺,也開出頗為豐厚的待遇,面對這種誘惑當然會心動,但我最後回覆:

    「感謝貴單位的敬重,不過我覺得應該先從無薪見習工作開始」

讓我覺得可惜的是,小時候的熱情被澆熄,取而代之的是基於「立足」而深入研究技術的動機,但我們真正需要的,還是那股熱情,非耶?工作的首要條件,就是對 工作的認同感與熱情的投入,至於是否容易上手還是其次,特別對技術性工作來說,這些處理挑戰的能力與歷程就是工作的本質,而非僅是迷失在那些技術工具或特 定領域的理論基礎上。

因為工作需要,常有面試新人的機會,而每次結束後我就會反省或寫筆記,這些應試者中不乏有甫自學校畢業的社會新鮮人,通常我會問些「基本概念」,套句某人 說的話:「給他們反省的機會」,這不是刻意刁難,相反地,我們的盲點往往需要一些機會才得以彰顯,但技術與背景知識不應該是首要考量,重點應該是態度與熱 情,這是我一貫的信念。讓我欣慰的是,有不少應試者來信指教,提到他們有了新的啟發,而我也發現他們似乎做得比從前更好,就算沒機會共事,至少教學相長, 分享一些技術或生活經驗,也相當好。

究竟什麼才是我心目中的工作呢?若將「工作」與「公司」牽上緊密關聯,常會失之偏頗,畢竟「不賺錢的公司是罪惡的」,但「工作」本身沒有獲利的義務,如果 說自認在社會上有何優勢?我想其中有個重點是我的低物質慾望:外套、長袖、毛衣、... 可一路從國中、高中、大學,穿到服兵役乃至退伍就業,仰望星空徹夜被認為是高級的休閒、嘗試將所得九成以上捐出慈善機構仍過可怡然自得的生活、... 這些「試驗」或許是因為我的病態與陋習,才得以持續進行,我一直認為金錢不是很重要的因素,雖然常有高獲利的機會。也因此,選擇工作對我來說,就無法只看 工作待遇,而得再三確認工作本身給予我的成就感與肯定,但這種感覺我一直無法具體描述。

運氣還不錯,在職場上大多能順利完成交付任務,也不時收到一些特別的邀請,比方說開出年薪百萬的待遇要我去中國大陸某單位作技術總監,或者拿出幾百萬的報 酬幫軍火商開發資訊系統一類的,乍看非常吸引人,但我就是看不出投入的動機。有時候在私人聚會,與一些業界或 hacker 界的朋友聊天,不免會提到工作待遇,有朋友抱怨我在破壞行情 (某些案子我結案時僅收低價甚至免費),甚至勸說不要「作賤自己」。現階段我的工作方式是,找到一家主要的公司,至於工作待遇我沒有特別要求,總之能幫我 繳交勞健保費用、協助處理工作雜務,讓我專心研究技術與完成專案即可,再利用空檔擔任顧問職務 (包含 [jserv's lab]),有給薪也有免費處理的,不過後者的待遇總和往往較前者高。

我喜歡接受挑戰,也願意學習新技術,不過似乎很難完全投身於單一公司或工作中,因為那總會讓我聯想到歌德筆下的浮士德:與魔鬼約定,出賣靈魂後歸魔鬼所 有,並獲得返老還童、增加享樂和情欲的補償,這種想法不完全與現實相符,但數著白花花的鈔票同時,難道我們不也在販賣靈魂?特別是當 [員工只是一種工具] 的想法湧上心頭時,更有此感覺。這種描述是很偏頗且不健康的,但有時候就會這麼想,同樣的,這是因為我的病態。

最近工作上起伏頗多,也有外界的變因,前幾周甚至收到某知名公司的關注,讓我再度省思這個議題。愛因斯坦曾說:「很多人的視野都是一個半徑為零的圓,而他 們稱之為他們的觀點」,換言之,「主觀與客觀的差異,在於半徑的長短」,相當有意思的是,我花了很多時間觀望,去確認自己的舉動與抉擇是否客觀,但這動作 往往淪為無意義行為,重點還是自己如何去看待。

目前正籌備一個新的實驗室、處理箇中的營運與技術細節,在這多雨的午後,總會勾起複雜的思緒,想到 Purple 曾來信說到:

    希臘最著名的三大悲劇* 所探討的,大多都是人是否能與命運抗爭。人類由游牧進入蓄牧,生活無虞之後,才有藝術的誕生。而人與命運的關係,是所有不朽藝術,不論是繪畫、雕塑、文 學、音樂所探討的雛形。因為我想不論任何人,再怎麼不會思考生命的人,必然都會有一個時刻,感到命運的無常與巨大。那是一種你好像不可能抗爭,但你又覺得 不想就此放棄的一種力量,會壓迫你。例如為什麼人會死?許多不可思議的事情的發生。我想不論任何人,生命中一定都曾感覺那種時刻。藝術家試圖以各種形式探 討那巨大的力量,而那樣的作品就會感動我們。 因為從古自今,人類面對命運都有相同的問題。

    * 伊思奇勒斯的《阿卡曼儂》(Aeschylus, Agamemnon)、 沙弗克力斯的《伊底帕斯王》(Sophocles, Oedipus the King),尤里庇狄斯的《米蒂亞》(Euripides, Medea)

在不是哲學家的一面,我的工作不再是「改變世界」,而是積極地與命運抗爭,並與周遭的人們共同創造歷史。我不是藝術家,不懂登峰造極的曠世佳作,但我正以 藝術的觀點看待工作;我不是音樂家,不懂天籟跫音,但我的確感受到工作完成時可聞的美妙掌聲;我不是雕塑家,不懂雕塑張力感和藝術感染力,但我正雕塑工作 中系統的每一個面向。工作,是深刻面對命運的途徑,我們需要更多熱情,更積極的參與,與以實際行動取代觀望。

(jserv)
本站文章除注明转载外,均为本站原创或编译欢迎任何形式的转载,但请务必注明出处,尊重他人劳动,同学习共成长。转载请注明:文章转载自:罗索实验室 [http://www1.rosoo.net/a/201101/10813.html]
本文出处:Jserv's blog 作者:jserv 原文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栏目列表
将本文分享到微信
织梦二维码生成器
推荐内容